薛易安

没有板子的日常
脑洞一时爽 葬送火葬场

所谓七年之痒

献给大田的生贺

是小甜饼,不要被标题骗了

学生党终于赶完了作业,竟然在31号快过完的时候完成了这篇文(虽然之前写了一半),开心ヽ(○^㉨^)ノ♪

以及,如有撞梗,侵删

00

人体内有40到60万亿个细胞,在我们活着的每时每刻均有细胞衰亡,也不断有新的细胞出现。

皮肤上皮细胞的更新周期为28天,味蕾上的味觉细胞10天到2周更新一次,胃黏膜上皮细胞6天一换,肠黏膜细胞更新只需3天……

所以,从这个意义上来讲,我们时时刻刻都在变。

那么,按照这个方法来计算,由于不同细胞新陈代谢的时间和间隔各不相同,我们将一身的细胞换掉需要整整七年。

也就是说,每隔七年,我们都会变成另外一个人,你是你,也不是你,因为你身体里最后一个爱我的细胞将会在七年这个节点上彻底消失。

01

秦奋和韩沐伯于26岁那年相识,27岁确定关系。

现在,两人33岁,算算时间,不多不少,正好七年。

02

常言道,七年之痒。在这个时间点上,韩沐伯确实觉出了点什么。

但若说激情褪去,韩沐伯又觉得不是那么回事。他和秦奋自相遇起没多久,便称彼此之间的感情为“高山流水兄弟情”,之后没几个月,就量变引起质变,将两人的“革命友谊”升华为爱情。

他们两个人之间似乎从未经历过所谓的热恋期,从一切的起点开始,他们是好友,是知己,是经过本人认证过的soulmate;后来,他们是情侣,是爱人,是粉丝心目中的父母爱情。

03

正午的阳光从玻璃透过,难得两人都没有行程,一个在客厅泡茶,另一个在厨房准备午饭。

“诶,老韩。”

“咋了?”

“咱们晚上吃鱼吧。你想清蒸还是红烧?”白痴美从厨房门口探出头来,手上的动作也没停。

韩沐伯觉得前段时间的自己一定是想多了,这么多年都走过了,就算真的有问题,自己难道还解决不了?

04

现实很快就给了韩沐伯这个老可爱一个响亮的巴掌。

其实两人不是没吵过架,多是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就是冷战没两天也和好了。

但是这次不一样。

“老韩,我觉得我们应该分开一段时间,咱们两个都好好冷静一下。”

秦奋说出这段话的时候韩沐伯还在犹豫这次要不要自己先服个软,还没等他思索出个因为所以然来,秦奋就先向他发射了一枚炮弹。

“为什么?”韩沐伯沉默着,好不容易才找回自己的声音,“……所谓的,七年之痒吗。”

“不是的,老韩。我只是觉得有点累了。”对面的秦奋摇了摇头,脸上是显而易见的疲惫。

“我只是有一点累,想休息一下,缓一缓。”似乎是怕韩沐伯没听明白,他又重复了一遍。

“等我缓过来就好了,老韩。”

韩沐伯看着秦奋走出家门,甚至他还冲自己摆了摆手。挽留的话语卡在韩沐伯的嗓子眼,不上不下,尴尬的很。

还有一句话别在韩沐伯的心里,没说出口。

“那要是你一直没缓过来呢?就不回来了吗。”

04

所有人都看出来了,他们的奋哥和韩老师正在冷战。

要是按照以往的规律,两人之间的这种低气压不到两天就会被奋哥的撒娇或者韩老师的服软所消灭。

但是低气压已经整整持续了一个星期,而直到现在,还没有消散的迹象。

秦奋和韩沐伯,什么话也不说。

当然,两个人也几乎没怎么单独相处过。

毕竟这是Awaken-F出道的第六个年头,团队活动不断减少,五个人都以个人活动为主,秦奋现在是某综艺的常驻mc,韩沐伯又要开始准备一部电视剧的试镜,要想避开对方,简直轻而易举。

秦子墨看着难得一起待在练习室练习的两个人,沉默的气息在练习室中扩散,他偷偷戳了下坐在他旁边的靖佩瑶。

“瑶哥瑶哥,奋哥和韩老师这样下去可不行,咱们要不要当一把好助攻?”

“子墨啊,我觉得你去就不是助攻了。”靖佩瑶把玩着手中的佛珠,看透了秦子墨表面助攻,实际上只想皮一把。

“还是不要凑热闹为好,小心等他俩和好了韩老师rua死你。”

05

转折点来得很突然。

秦奋的膝盖在综艺里旧伤复发,等韩沐伯从几个弟弟口中知道的时候,秦奋已经又带上了护膝,倔强地与受伤的膝盖作斗争。

韩老师回到家的时候,秦奋正在往膝盖上抹药膏,护膝被它的主人丢在沙发的角落里。

韩沐伯也只得无奈地叹口气,蹲在沙发前,手轻轻抚在秦奋受伤的膝盖上。

秦奋的动作被迫终止,他抿了下嘴唇,却没有拒绝韩沐伯的下一步动作。

“所以你到底在别扭些什么?”最终还是韩沐伯先开的口,打破沉默。

沉默,还是沉默。

06

韩沐伯无言地为秦奋按摩着。

好吧,不愿意说,那我就先离开吧。带着这样的想法,他起身。

瞬间,秦奋就抓住了他的手,把他拉回到沙发上坐着。

“我真的只是有点累,想休息一下。韩老师打算丢下我吗?”他眨巴着自己的狗狗眼,盯着韩沐伯。

“没有。所以到底怎么了?”

秦奋做了几次深呼吸,似乎是在做心里建设。

“好吧,呃,我只是,只是不太能确定……”

“什么?”

“我知道你爱我。”

“我想,我大概是想要想清楚,你的爱到底有几分。”

“老韩,付出和回报不均衡的话,我也会累,也会怀疑的。”

07

好吧。韩沐伯又叹了口气。“那你想清楚了吗?”

“我……”

话还没说完,韩沐伯便主动吻上了他的唇。

嘴上柔软的触感提醒着秦奋,这是韩沐伯难得的主动。

他瞪圆了双眼。很快,他就反应了过来,重新掌握了主动权,他加深了这个吻。

08

漫长的一吻作罢。

韩沐伯挑了挑眉,缓缓地勾起嘴角,笑了。

“那么,秦奋先生,感受到我对你的爱了吗?”

09

“七年之痒”,安全度过。

00

“全身细胞七年就全部更换一次,而你也不再是你”不过是营销出来的伪科学。

而事实的真相是什么呢?

心肌细胞以每年1%的比率更新,年龄越大更新越少。而有的大脑细胞更是从不更新,比如中枢神经细胞,自人出生起就已设定好,无法增加也无法更新,年纪大后中枢神经细胞甚至还会减少。

中枢神经细胞的不变,也正是秦奋和韩沐伯的记忆能长久不变的原因。

那些永不消失的细胞,证明着秦奋与韩沐伯之间的爱情,永远存在。

后记

全文将近2k,第一次正式写的同人文就献给秦沐了

这篇文最开始源于一堂物理课,同向的电流相互吸引(同性相吸),所以最开始是想写一个七年之痒的时候,有了分歧,但是两人向一个方向前进,最终还是只被彼此吸引的故事。

结果全文不知道偏到哪里去了(笑hhh

不管怎么样,感谢你看到这里。也许以后还会写文?( ̄∀ ̄)

最后,祝秦奋生日快乐!许的愿望一定都能实现!鹅团都要走花路啊,爱五只鹅(⑉°з°)-♡

圣杯战争【梗|记录用】

被pb了再试一遍
@茉 再艾特一遍😂

以下为设定↓

各个公司为一支队伍

莫名从偶像练习生现场来到圣杯战争的战场,只有活到最后的人才是唯一的胜利者。一支队伍最多八人,最少两人,默认公司队长为Master,其余人为从者可自由选择阶职(包括Saber、Archer、Lancer、Rider、Caster、Assassin、Berserker七个阶职),但是一个队伍中Servant的阶职不能重复。

ps.个人练习生或者本公司只有一名练习生的,练习生可以自愿加入其他队伍中,公司人数不超过四人的也可以自愿合并

注意
各阶职需要不同的能力能力不符或不足该Servant的能力会低于本人实际能力。【例.有射箭或投掷等技能的练习生,若选择Archer或Lancer,实力会有一定程度的上浮。若存在感极强者选择Assassin或动手能力弱者选择Caster,则本人能力增幅不明显甚至阶职所给予的能力反而有可能会成为累赘。】
阶职的适配度不决定本人的实际实力,只决定其增幅程度,实力强弱由身体素质、dance(灵活度)、vocal(魔法吟唱实力)、rap(魔方吟唱速度)共同决定。

解释(包括部分私设)
从者(Servant)
正常圣杯战争中被御主(Master)召唤出来的英灵,分为不同种阶职,守护自己的Master
Saber—剑之骑士
Archer—弓之骑士
Lancer—枪之骑士
Rider—乘骑兵
Caster—魔术师
Assassin—暗杀者
Berserker—狂战士
其中,Saber,Archer和Lancer为三大骑士,Saber为三大骑士之首(即理论上的最强阶职),除七个常规阶职外,还有Avenger(复仇者)等稀有阶职。

御主(Master)
召唤从者,可使用手中令咒约束Servant,圣杯战争中想通过圣杯来实现愿望,能力相较Servant而言更弱
Master可看到当日Servant的部分数值,Master与Servant可以部分感官共享

宝具
即是在英灵的传说里被称颂的武装,可以理解为Servant的招数

关于战斗
每支队伍每天只有一个正式的Servant,Servant的战斗是需要Master进行供魔的,所以除拥有『战斗续行』能力的Servant外,由于Master无法对Servant进行远程供魔,所以为了使战斗顺利展开,每天由Master指定当日的正式Servant,若Servant牺牲则Master指定一位作为替补Servant,但当日正式Servant仍然是死亡者。

每日攻击仅在正式Servant之间,攻击非正式Servant攻击无效,同时,在统一的Servant更换时间内,即每日23:00到次日01:00之间,攻击同样无效。
死亡的Servant会自动被圣杯回收,但死亡的Master尸体不会消失,需要用魔法阵回收。

注意
Master可进行攻击

初设定

韩沐伯
队伍中的Master,队伍中处主导地位,被队内的熊孩子们烦得有脱发的迹象(×,忽悠技能满点,是少数拥有强大攻击能力的Master之一,宝具『人各有命』
可对敌方使用逆buff『做个人吧』,似乎对秦奋单独使用buff『等你回家』会有奇效,『stay with me』buff效果未知

秦奋
一有时间就呆在基地里练习,在圣杯战争开始前是全队在厨艺方面的希望,磊子做过一次饭之后就不进厨房了,常常知道弟弟们的训练
队伍中的Archer,经常自嘲自己的年纪和老寒腿,枪和弓都可以作为武器,队伍中唯一拥有『战斗续行』能力的Servant,由于在韩务工时的伤痛,能力并不抢眼,被动技能『奶妈』

靖佩瑶
在队伍里特别安静,存在感略低,每当找不不到他的时候总会让韩沐伯后悔当初为什么没有让他当Assassin,佛系的外表下隐藏着一颗想皮的心,一直带着一串佛珠
队伍中唯一的稀有阶职Shielder,虽然是防御系的盾兵,但宝具『星海』不但可以使己方状态提示,还能干扰敌方,『瑶言瑶语』可能造成无差别攻击,只有秦子墨免疫

秦子墨
由于对cosplay是真爱而成为了队伍中的Caster,却因为自己的魔法礼装样式是月野兔的魔杖而感到苦恼。
吟唱技能还没有完全点亮,只能吟唱一小节至两小节的中小型魔法,但宝具『命运的安排』总会使魔法拥有一到两工程的大魔法的效果,最擅长的还是魔法阵(×
队伍中最皮的也是最聪明的,一般与靖佩瑶一起行动

左叶
队伍中的Saber,由于阶职不太合适使得自身能力提升幅度不明显,但由于Saber为三大骑士之首,其能力仍在平均线以上,并且还有继续变强的趋势。作为团宠,似乎对战斗有一定抵抗心理,几乎没有单独对敌的时候

李俊毅
队伍中的Assassin,在选择Assassin这个阶职后能力仍在全队排前三。
身为Assassin却要在队内干最多的活(×,纯粹是被韩沐伯忽悠进来带孩子的

董岩磊
队伍中的Lancer,阶职与本人完全不符,但心很大,与隔壁麦锐队伍中的罗正关系很好。队内大厨,曾把宝具『芥末三明治』当作早餐给其他人,之后接受了几场亲切友好的“切磋”之后就再也没做过这种事了

董又霖
队伍中的Berserker,来找妈妈的便宜女儿,很容易害羞,选择了一个不是很适合自己的阶职,害怕拖累整支队伍

其实设定里有很多隐藏信息,欢迎讨论wwwww

圣杯战争【梗|存档用】

@茉
之前说的圣杯战争梗,先发个设定,怕自己忘了这个梗,随缘开文,随缘更新,所以不要抱太大希望

被作业压垮的孩子受不起

有兴趣的可以给我提提建议啊,由于只是对这个梗感兴趣,没有特别了解,还有很多私设,所以很有可能有bug

以下是设定↓

各个公司为一支队伍

只有活到最后的人所属的队伍胜利,可由活到最后的的人许一个愿望。一支队伍最多八人,最少两人,默认公司队长为Master,其余人为从者可自由选择阶职(包括Saber、Archer、Lancer、Rider、Caster、Assassin、Berserker七个阶职),但是一个队伍中Servant的阶职不能重复。

ps.个人练习生或者本公司只有一名练习生的,练习生可以自愿加入其他队伍中,公司人数不超过四人的也可以自愿合并

注意
各阶职需要不同的能力能力不符或不足该Servant的能力会低于本人实际能力。【例.有射箭或投掷等技能的练习生,若选择Archer或Lancer,实力会有一定程度的上浮。若存在感极强者选择Assassin或动手能力弱者选择Caster,则本人能力增幅不明显甚至阶职所给予的能力反而有可能会成为累赘。】
阶职的适配度不决定本人的实际实力,只决定其增幅程度,实力强弱由身体素质、dance(灵活度)、vocal(魔法吟唱实力)、rap(魔方吟唱速度)共同决定。

解释(包括部分私设)

从者(Servant)
正常圣杯战争中被御主(Master)召唤出来的英灵,分为不同种阶职,守护自己的Master
Saber—剑之骑士
Archer—弓之骑士
Lancer—枪之骑士
Rider—乘骑兵
Caster—魔术师
Assassin—暗杀者
Berserker—狂战士
其中,Saber,Archer和Lancer为三大骑士,Saber为三大骑士之首(即理论上的最强阶职),除七个常规阶职外,还有Avenger(复仇者)等稀有阶职。

御主(Master)
召唤从者,可使用手中令咒约束Servant,圣杯战争中想通过圣杯来实现愿望,能力相较Servant而言更弱
Master可看到当日Servant的部分数值,Master与Servant可以部分感官共享

宝具
即是在英灵的传说里被称颂的武装,可以理解为Servant的招数

关于战斗

每支队伍每天只有一个正式的Servant,Servant的战斗是需要Master进行供魔的,所以除拥有『战斗续行』能力的Servant外,由于Master无法对Servant进行远程供魔,所以为了使战斗顺利展开,每天由Master指定当日的正式Servant,若Servant牺牲则Master指定一位作为替补Servant,但当日正式Servant仍然是死亡者。

每日攻击仅在正式Servant之间,攻击非正式Servant攻击无效,同时,在统一的Servant更换时间内,即每日23:00到次日01:00之间,攻击同样无效。

死亡的Servant会自动被圣杯回收,但死亡的Master尸体不会消失,需要用魔法阵回收。

初设定

韩沐伯
队伍中的Master,队伍中处主导地位,被队内的熊孩子们烦得有脱发的迹象(×,忽悠技能满点,是少数拥有强大攻击能力的Master之一,宝具『人各有命』
可对敌方使用逆buff『做个人吧』,似乎对秦奋单独使用buff『等你回家』会有奇效,『stay with me』buff效果未知

秦奋
一有时间就呆在基地里练习,在圣杯战争开始前是全队在厨艺方面的希望,磊子做过一次饭之后就不进厨房了,常常指导弟弟们的训练
队伍中的Archer,经常自嘲自己的年纪和老寒腿,枪和弓都可以作为武器,队伍中唯一拥有『战斗续行』能力的Servant,由于在韩务工时的上,能力并不抢眼,被动技能『奶妈』

靖佩瑶
在队伍里特别安静,存在感略低,每当找不不到他的时候总会让韩沐伯后悔当初为什么没有让他当Assassin,佛系的外表下隐藏着一颗想皮的心,一直带着一串佛珠
队伍中唯一的稀有阶职Shielder,虽然是防御系的盾兵,但宝具『星海』不但可以使己方状态提示,还能干扰敌方,『瑶言瑶语』可能造成无差别攻击,只有秦子墨免疫

秦子墨
由于对cosplay是真爱而成为了队伍中的Caster,却因为自己的魔法礼装样式是月野兔的魔杖而感到苦恼。
吟唱技能还没有完全点亮,只能吟唱一小节至两小节的中小型魔法,但宝具『命运的安排』总会使魔法拥有一到两工程的大魔法的效果,最擅长的还是魔法阵(×
队伍中最皮的也是最聪明的,一般与靖佩瑶一起行动

左叶
队伍中的Saber,由于阶职不太合适使得自身能力提升幅度不明显,但由于Saber为三大骑士之首,其能力仍在平均线以上,并且还有继续变强的趋势。作为团宠,似乎对战斗有一定抵抗心理,几乎没有单独对敌的时候

李俊毅
队伍中的Assassin,在选择Assassin这个阶职后能力仍在全队排前三。
身为Assassin却要在队内干最多的活(×,纯粹是被韩沐伯忽悠进来带孩子的

董岩磊
队伍中的Lancer,阶职与本人完全不符,但心很大,与隔壁麦锐队伍中的罗正关系很好。队内大厨,曾把宝具『芥末三明治』当作早餐给其他人,之后接受了几场亲切友好的“切磋”之后就再也没做过这种事了

董又霖
队伍中的Berserker,来找妈妈的便宜女儿,很容易害羞,选择了一个不是很适合自己的阶职,害怕拖累整支队伍

感觉脑洞太大,希望能填坑ORZ

其实设定里有很多隐藏信息wwww,感觉自己很恶趣味啊

lofter排版终于可调了,心累⊙﹏⊙
但是为什么九宫格模式是纯白?还是原版好看

wocccccc
你们觉醒真厉害,不但让我们粉丝在b站看物料还要在b站追星???
对,秦子墨,说的就是你(ノ=Д=)ノ┻━┻

lofter的小伙伴有仔细看团综吗?
搂腰了楼腰了😭
这是什么fmaq
我不能一个人掉头,大家的头一起掉才好!
刑天女孩绝不认输😭
我是饭上来一对什么cp啊,同人甜不过正主系列,我要跪了

我要给他们跪下了
真的给cp粉一条活路好不好π_π
我的头怕是用502也粘不回去了

突然想画一个狼人预言家的梗,狼与人相爱生下的双生子却是天生的死对头,明明走向两条背道而驰的道路却又默默用自己的方式守护对方。

注:此梗源自明侦以及之前lxs的狼人杀

有人想看么?大概到时候会配个小短文??

占tag致歉,过后删

恶魔妄想得到不属于他的光明,反被光芒刺伤了双眼,堕入地狱
天使抛弃了洁白的翅膀,追随双生弟弟的脚步

“哥哥……”
“我在。”
“哥哥……”
“我在。”
“哥哥……”
“我在,不怕,我在。”天使握住恶魔的手,在坠落中用尽全身的力气拥他入怀
“从此以后,我就是你的眼睛。”堕落的天使温柔地吻上恶魔的眼睛。
“所以,不要怕,哥哥一直在这里。”

——————————————————
为什么骨科粮这么少?怕不是要饿死在北极圈π_π
自割腿肉望不嫌弃
没有板子的人伤不起(。•́︿•̀。)
脑洞一时爽,葬送火葬场

我的LOFTER APP登录首页